疯话集成摘抄,疯话集成好句子分享,宣永光?

? 在二三十年代,北京城中一位“昏天黑地的疯子”以其惊世的魔笔,掀起了一阵读“疯话乱语”的风潮,他就是人称老宣的宣永光。应该指出的是,老宣毕竟跳不出历史的局限,他的某些观点和说法,我们难以苟同。妄谈疯语,姑妄言之,姑妄听之,打哈哈幽一默,只有笨伯才钻牛角尖。?

? ? ▲说实话则招人恨怨,说假话则受人欢迎,办实事则被人讥讽无能,放空炮则被人称有志.生在这种时代,若讲天良就算落伍了

 ? ▲“饿死事极小,失节事极大”。在“极小”到“极大”的阴森森的路上,不知毁了多少女子的命运,悬梁吞金,跳井投河。

   ▲“妇女所最痛恨的男子,多半是她当初最喜爱的”———“旧派的女子,在结婚以前,在家里等候相当的人;新派的女子,先结婚,然后等待相当的人,然后再离婚”———“有些女人对于她丈夫的话,多半不肯留心听,然而在她丈夫说梦话的时候,反倒格外注意!”———“爱情固然可以战胜困难,但是金钱更可以战胜爱情!”———“男子发誓永不爱女子,与发誓永爱一个女子,是相同的。”———“女子如猫,若太亲近她,她就要抓你;若不甚注意她,她就要围着你转。”

  ▲古圣人所以能得多数的好人崇拜,是因古圣人的学说,能使人减少兽性,使人入了正轨。新圣人所以能得少数的混蛋崇拜,是因新圣人的学说,能使人发展兽欲,使人走入歧途。  

  ▲圣人是大盗,现在圣人满街走。荡妇是祸水,现在祸水满街流。国事焉能不糟?社会岂能不乱?

  ▲良好的教育,是降龙伏虎,化解恶性,使之与人有益。不良的教育,是为虎添翼,是教猱升木,不但不能化解恶性,反使之增加害人的能力。

  ▲我中国人,不做官(或失了势)全是好人,正如大姑娘不入娼寮,全是贞女。

  ▲在打倒一切之先,先须打倒自己的私心。在建设一切之先,先须建设自己的人格,私心如重担,重担不除,不能实行打的举动。人格如精神,没有精神,不能行建的工作。

  ▲孙中山先生说:“革命须先革心。”我再补充一句:“革命须先肯说实话。”

  ▲国民各凭天理良心,殚精竭虑,尽他当前应尽的职责,就是爱国。

? ? ▲ 拉人力车的羡慕坐汽车的。其实坐汽车的人,心中有时不如拉人力车的安逸。坐汽车的横行直冲于街市中,仿佛是逍遥自在。其实未尝不是去奔走权门,屈膝献媚。未尝不是去追妾捉奸,畏罪潜逃。

? ? ▲穷人以命换钱。阔人用钱换命。命可以换钱,可是钱终不能换命。足证命比钱贵。  

  ▲不合时宜的人,多是最好的人。善于趋时的人,决不是好东西。

? ? ▲肯当面得罪人的人,无论如何,全是好人。

? ? ▲天下凡速成的东西,必不能耐久。芭蕉一年生长八九尺,松柏年生长一二寸。所以芭蕉不能耐风霜,松柏则可以抗冰雪。一则一年一枯,一则千年不死。竹虽体质坚硬且生长得速快,然而内部全是空虚的,不能抵挡坚物之一击。速成之名与速成之学,也是如此。

? ? ▲“为已死的伟人铸千百铜像,不如为未死的小民筹一线生机。愈多铸铜像,愈使将来的小民在砸毁的时候,多费一些气力。看看魏忠贤的‘生祠’1700多座全到何处去了?”“近二十几年中,我中国死去的要人,十个之中有九个半以上要遗臭万年的。不过因他们或余威尚在,或子孙未绝,国民还不敢为他们‘铸铁像’就是了。”(参照民间流行的说法:挨个枪毙有冤枉与逢单或逢双枪毙有漏网的)

? ? ▲“某洋报讥讽我国为电报国。我乍一见非常愤恨。细细一想实在佩服,因为我国许多救国救民的大事,发几个电报,就算办到了。假如没有这种(电报)得器,那么政客们的爱国爱民的好心,与军阀们保国为民的勇气,小百姓们怎么可能知道呢?”

? ? ▲黑猫白猫,能捕鼠的是好猫。

? ? ▲有钱的忘八大三辈……中国就坏在这班彻底的明白人身上了。

? ? ▲“报上屡有‘开发民智’的论调。我以为,我国现今最要紧的是‘开发官智’”。

? ? ▲警察是民众的护卫,不是私人的家奴。

? ? ▲“日本的阁员,尚肯乘坐电车;我中国官至司长,就以为不乘汽车是不合身份”。(参见公款购车3000亿的国家统计数字)

? ? ▲“工头管工人,甚至于资本家。妇女管妇女,甚于坏男子。二房东对房客,比大房东还不客气。可见‘奴使奴,使死奴’,与英文所说的‘弱者之间的专制过于强者’两句话是至理名言”。

? ? ▲“天下惟中国的百姓最老实、最怕官、最容易治。当权的人若不能治中国,天下再没有可治之国了”。

? ? ▲“我国的汽车,行路有优先权。停放有占地权,有骂人打人(老实人)之权。在街上有警察代为开路之权,有防碍交通之权。汽车主人愈阔,权威愈大,其致有大骂警察之权”。

? ? ▲30年代,国民党政权曾经鼓吹“新生活”。老宣则说,“现在的‘新生活运动’,是中国再造复兴的引子。惟最要紧的第一步,是先须使百姓能够生活。百姓有生活的可能,才有心肠分别什么是新生活。欲使百姓有生活的可能,先须严办贪污的官吏,痛剿拢民的军匪,速裁无用的机关,减免害民的恶税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