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 一般人会认为勇敢是人的最重要的品质之一,人生由于勇敢,我们创造出了这个世界无与伦比的事物,很多奇迹也是由于勇敢,才得以建立。当我们说一个人勇敢,实际上是对他勇气的一种赞美,对他这个人进行的肯定和表扬。但真正的勇敢是不是这样呢?哲学家是如何看待勇敢的呢?一起来看下这位哲人是如何说的。

  曾经有人请教希腊雄辩家狄摩西尼(古希腊雅典伟大的演说家。据说他天生口吃。为了改变这种不利的情形,他口含小石子故意到喧闹的海滨练习声力,最
  后终于成功):“一个演说家最重要的才能是什么?狄摩西尼回答说:“表情。”又问:“其次是什么?“表情。”“再其次呢?”“还是表情。”这个故事很普通,但仍能引人深思。
  狄摩西尼是个着名的演说家,但是他对于他自己所如此推崇的才能——表情,却不是很擅长。那他为什么还要把“表情”放在如此高的地位上,而比如吐字明快、语言的独创等都要重要得多呢?乍看起来好像是一件很奇怪的事,但只要深思一下就会悟出其中的道理。在人类的本性中,总是愚昧多于才智的,而做作的表演则往往能打动庸众的心,这正是巧妙地利用了人性中愚蠢的一面。
  与此相类似的便是政治上的勇敢。如果有人问什么才是政治上最重要的才能:那就应该是“勇敢”了,第二和第三呢?还是“勇敢”。尽管勇敢是无知和无耻的产物,根本不能和其他能力相提并论。然而,它的确可以迷惑和牵制那些占绝大多数的目光短浅和胆小的人,即使是聪明人,也常常会被一时的糊涂所麻痹。因此我们可以看到,勇敢在共和制度的国家创造了奇迹,但在元老制度或君主制度的国家却表现平平。还有,勇敢从来都是在勇敢者第一次出现时就会有奇效的,后来就没有什么了,因为勇敢的行为从来都不能把基于勇敢而做出的承诺予以兑现。
  的确,如同有“卖狗皮膏药”的人为人治病一样,也有卖狗皮膏药的人为国家治病的,这类人信誓旦旦要改革积弊,或许能在两三次试验里撞上好运,但他们却欠缺知识的根基,故而无法持久和可持续发展。
  不仅如此,你还会看到一个勇敢的人多次创造出穆罕默德式的奇迹。穆罕默德让人们相信,他可以把一座大山召唤到他的面前,他要在山顶上为遵守他的律条的人们祈祷。人们聚集在一起,穆罕默德一次又次地召唤那座大山来到他面前,但是,那山却一动也不动,他却一点也不感到窘迫,而是说道:“如果山不肯到穆罕默德这儿来,那么穆罕默德就只好到山那儿去了。"所以这些人,当他们做出了重大的许诺而又因为失败而无法兑现时,他们就会把它忽略过去,并且转变他们的立场,他们不会为此而烦恼。同样,那些政治上的江湖骗子们,当他们大胆承诺的奇迹不体面的破灭时,可能也会采用类似这种办法。
  对于那些拥有卓越判断力的人,胆大妄为的人只是一种作为消遣的笑料,即使对普通人而言,勇敢者也是有点离谱的。如果荒唐是笑料的素材的话,它就会让你确信,名副其实的勇敢是一定会包含着几分荒唐的成分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勇敢者在失去面子时,就会神情萎缩、呆若木鸡,而胆小者失去面子时,却还有回旋的余地。勇敢者在相似境遇中,就会进退维谷,就像国际象棋中棋王被困的僵局一样,虽然还没有被将死,但却动弹不得。不过,这后一种适合于写进讽刺小品中,而不适于写进较严肃的话题里。
  勇敢永远是盲目的,因为它看不到其中危险和麻烦。所以,把勇敢运用在决策上是非常有害的,而用在行动中则是十分有利的。基于这一原因,对勇敢者应当知人善任,永远不能让他们做统帅,而只可任用他做一名副手,而且要让他服从他人的指挥。
  在策划一件大事时,必须能预见到危险,而在行动时则最好是不计风险,只要这些风险不是太大,不至于造成巨大损失甚至毁灭即可。
  哲理智慧总结——
  说一个人勇敢,在常人眼里,这是对这个人的一种赞扬。但勇敢者未必就是一个贤能者。因为隐藏在勇敢者背后的可能就是盲目、狂妄与无知。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也这样说过:“对勇敢者应当知人善任,永远不能让他们做统帅,而只可以任用他们做一名副手,而且要让他们学会服从命令和他人的指挥。